我们为什么说脏话?

摘要: 听说脏话有益身体健康

12-11 13:55 首页 武志红

作者:霖君

来源:拾文化(ID:shiyafengshe)

转载请联系拾文化



这是一篇脏话百科全书,

不谢,

我也知道今天这篇文章巨他妈好看!

脏话,一种神奇的语言系统


你能想象,一个没有脏话的世界,将如何生存吗?


反正我不能。


脏话,现在已经成为中国语言中非常发达的一项语言分支,它可以用来简化语言,规避歧义,提高语言效率。


比如,“这个解释他妈的不清楚”和“这个他妈的解释不清楚”就有截然相反的意思。


一个吐槽解释不清,一个吐槽无法解释。


再比如“卧槽”,用法更加广泛了,根据它的发音不同,可以用在完全不同的语境之中,游刃有余,来跟我念——



脏话能够突然成为人人都能够熟练掌握的语言。


一方面有赖于网络的整合,因为网络越来越发达,我们文字交流的情况慢慢的多于直接对话


所以那些羞于出口的脏话,就像突然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另一方面,则是出于情绪表达的需要,而成为语言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对你极度愤怒的时候,难道要我站在你面前说十遍“我讨厌你”吗?


如果不说FxxK来幻想你受到的屈辱,怎么能平息这巨大的怒火?


我想要跟你打架,打架的时候一声不发难道不憋死我?还是让我一边狠出直钩拳一边大喊“我讨厌你”?


所以,我们有说脏话的必要。


脏话到底是怎么来的?


脏话具体诞生在何时,已不可考。


但我相信,从人类拥有语言的那天起,就一定有了脏话,没有语言的时候恐怕我们也想说,只是苦于没词儿……


为什么我这么笃定脏话与我们必然共存呢?


因为,说脏话的机制,其实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大脑中。



(以下是正经科普)


1952年,美国精神保健研究所脑进化和脑行为研究室主任麦克莱恩,正式提出 「 边缘系统 」的概念。


它是大脑中影响和控制情绪的重要部分,环绕在大脑两半球的内侧,形成一个闭合的环状部分,将大脑中心的空腔———脑室包裹起来。


此后,美国神经科学家又发现了额叶系统,这是大脑中主管情绪活动的部分,从而为脏话(及各种情绪)找到了一个特别的居所。


当人们说脏话时,额叶系统就会被激活。掌握理智的话语则居住在大脑皮质的外层区域,在那里,神经细胞会把脏话“过滤掉”。


当我们有理智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说脏话的,起码带侮辱性的粗鲁语言,都是会被过滤掉的。(被当做口语和助词的“卧槽”等等可以不算在内。)


可是理智丧失呢?这个时候,往往我们会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突然暴怒等等,让脑上层区域管理失效,无法控制额叶系统,这些脏话就会被我们说出来……


所以说不说脏话,仅仅取决于我们当时够不够理智(ps:这句是重点)



这里有一项研究,大概能够辅助证明这一点,那就是老年痴呆症患者们,虽然连自己亲属的名字都忘记了,词汇量也大幅度减少,但是却,依然能说脏话!!


你看,脏话其实就是人类的“原始本能”。




脏话,依赖口语代代相传了几千年


脏话既然是我们的“原始本能”,那么我们就得从古籍里找出点蛛丝马迹,来佐证这一点。


北大中文系教授李零在文章《天下脏话是一家》中,详细分析了古今中外脏话系统的由来和相似之处。


古代凡是能够写进各种文学体裁的内容,都是经过了文学加工的结果,即便是反映市井生活的文字,也是经过了提炼的,并不能反映当时人们真正的口语习惯。


而且那时候的人们对脏话羞耻之心也比较强,即使有人拐弯抹角造几个出来,也是随造随亡,刚一出口,就有人消灭,不能让它成为书面语伤风败俗。


所以脏话能活下来,绝对是命大造化大。


但是宋元代以后,小说出现了,脏话才开始慢慢变得见怪不怪。


尤其是明清白话小说,骂起粗口来绝对比现在洒脱太多了,我们看看《红楼梦》里随处可见的“口语骂”。


第七回,凤姐要见秦钟:“凭他什么样儿的,我也要见一见,别放你娘的屁了···。


第二十九回里,凤姐骂乱钻的小道士:“野牛肏的,混钻你娘的!”


第五十九回,芳官娘打骂道:“小娼妇,你能上去了几年?……干的我管不得,你是我屄里掉出来的,难道也不敢管你不成!既是你们这起蹄子到的去的地方我到不去,你就该死在那里伺侯,又跑出来浪汉。”


那时候自然没有出版审核制度,平时人们口语说什么,自然就被照搬到了书中。


无论是下人还是王熙凤,哪怕是仙女一样的妹妹林黛玉,谁还不会爆个粗口呢?


因为粗口足够贴近生活,所以才会成为每个人的口语。


我们可以不说脏字,但你能要求我们不说口语吗?恐怕不能。


因为是口语,所以粗口都必须具有短小精悍,加强语气的特点。


比如我们的“卧槽”,英语的“FXXK”等等,即使是《红楼梦》里最常见的“小浪蹄子”,也基本相同,都被用作语气词来用。


很多时候分明是在调笑的场合,其实没有太多的侮辱意义。




脏话虽然脏,但有益身心健康


英国基尔大学的研究人员证实说脏话可以减轻疼痛。


这不是开玩笑啊,bbc也曾经拍过一个纪录片介绍这项研究,不然那么多孕妇在生育的时候都嗷嗷骂娘呢?


在经过严谨的实验研究后,研究者发现,那些说脏话的人比说一般话的人能够忍受手放在冰水里更长时间,所报告的疼痛感觉也更低。


作为一种情绪的发泄,咒骂可以让人更具攻击性、增加男子气慨,从而增加疼痛的耐受力。


咒骂不仅是一种“精神力量”,还会引起生理变化。


研究人员解释说,虽然语言主要与大脑左半球有关,但是作为一种强烈的情绪表达,咒骂会引起大脑右半球的情感中枢活跃,并让人体产生对于威胁的应激反应。


应激反应是人类在遭遇紧张压力时所产生的“逃走或战斗”的反应。


当你感到压力的时候,应激反应会造成一系列的生理和心理变化,比如心率加快、攻击性增加等等。


这些应激分泌的化学物质,可以帮助人体做很多事,比如控制体温,降低饥饿感,并降低对疼痛的敏感度。



说脏话除了对身体的疼痛缓解有作用,对心理的健康也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的家庭,从小家教森严,一定是不可以说脏话的,而且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完美的人,学会忍耐,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和别人发生任何冲突等等。


乖孩子的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说脏话的呢?高中,压力最大的时候。


忍无可忍对着每天装X的同桌说了一句“你他妈给我闭嘴”之后,我突然觉得那一整天积累的烦躁都烟消云散了。


心理学家和研究脏话的学者认为,当人情绪激动的时候,脏话能起到积极的作用———释放压力


在日常生活中,当人们开车时,说的脏话就要比平时多得多。


有说法认为,随着人类社会的日益“文明化”,许多原始本能受到压抑,越压抑就越需要获得发泄,而在所有可能的途径中,说脏话无疑是最容易实现、起作用最快速直接的选择。


非要举个反例的话,就是日本语言中没有什么脏话,所以他们都活的更加艰难,自杀率也更高,这不是没有研究依据的。


日语里寥寥无几的くそ(可恶)、ばかやろう(八嘎牙路)、きさま(你小子)、ケチ(小气鬼)、ちくしょう(可恶)、はくち(白痴)等词汇,真的不足以让他们发泄心中的愤懑。


你说日本人骂街,要怎么骂呢?


——你傻瓜!——你白痴!——可恶!——畜生!


好吧,他们还真的就是这么骂的……所以知道为什么日本自杀率这么高了吗?压力那么大的国家,居然连个骂街都词穷,不自杀何以泄愤?!!





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


性与攻击,是人类文明压抑的两大本能。


过度的压抑,当然会导致人出现活力不足,动力缺失,造成身心健康的巨大问题。


而脏话的意义就在于,可以给我们一个,比较安全的攻击,发泄方式。


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的骂骂老板,骂骂老师,他们或许听不到,但是我爽了,就行。


我们当然不是鼓动大家每天出去都出口成脏,只是对于过度压抑的人群,骂脏话对你们来讲,并不是不可以采取的自我防卫措施。


只有这样,你们的人格才能更加完整和健全,毕竟,脏话是人类的大脑内在机制啊。


当然我等怂人,从小不会吵架,也没有尝试过用脏话跟人互怼,一般也就是气不过了,在微博微信上发两句“去你大爷的去死吧!” 爽一爽而已。


我也比较推崇这样,不要把脏话与人面对面的讲,而是当做一种个体语言的体系就好。


在压力越来越大的今天,我们大概要学着放弃羞耻心,允许自己偶尔说一说脏话,只要把握分寸,不要与人脏话相向就好。


小编提示:脏话虽好,可不要贪多哦~




你可能还喜欢

《没有人教过我们性,也没有人教过我们如何爱》


首页 - 武志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