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狗血的P2P玩壳故事 | 神开股份不是在卖壳,就是在寻找壳买家的路上

摘要: 壳渐飘零的时代。

12-11 08:28 首页 市值风云

市值风云APP原创作品  欢迎转发,转载需授权

作者 | 小鸥

编辑 | 小鸥


 

撕X事件年年有,最近上演的特别多,从还珠剧组到薛李大战,当事人直接下去撕,省去中间商赚差价。本来想安静得当个吃瓜群众,但当看到薛和李之间的转账记录的时候,风云君(ID:mvlegend)觉得手里的瓜变苦了,眼睛里的泪水也hold不住了,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也没用,还是哗哗得流。

 

宝宝心里苦,于是宝宝找了个一样苦的队友——神开股份(002278,SZ),发生在神开股份身上的也是一桩撕X事件,而且本次撕的骨骼清奇、惊世骇俗。


一、玩P2P的快鹿集团现身A股玩


神开股份是上海的一家以研发、制造石油化工仪器装备为主营业务的公司,2009年登陆深市中小板。神开股份的生意走的是国际范儿,除了国内,中东、欧美、俄罗斯、非洲、南美等重要产油国也有其分支机构或服务基地。

 

2014年下半年,油价暴跌。2015年,油价持续走低,石油行业处于行业周期的低谷,装备市场需求、油气田工作量以及油气服务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这一年,神开股份过得异常艰难。艰难之处,除宏观上的油价暴跌外还有神开股份的股权之争。

 

2015年5月26日,神开股份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8月11日,重大事项面纱被揭——大股东通过协议转让股份方式引进战略投资者。


2015年9月8日,时为神开股份实际控制人的顾正、李芳英、袁建新、王祥伟和自然人股东的高湘、郑帼芳、丁文华共七人与业祥投资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合计约29,377,047 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072%)协议转让给业祥投资。

 

此外,顾正、高湘、袁建新、王祥伟还将剩余股份中合计5,460万股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业祥投资行使,占神开股份总股本的15.004%,委托期限为自表决权委托协议生效之日起十二个月内。

 

这样一来,业祥投资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达到了23.076%,原控股股东解除了一致行动协议,施建兴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签订一致行动协议、解除一致行动协议以及委托表决权已经成为A股主流玩壳套路,神开股份更是翻来覆去的玩这一个套路,继续往下看套路。

 

可能是觉得控制权还不够稳定,于是业祥投资又在二级市场进行了增持,增持股份占总股本的5.001%。

 

业祥投资是谁?业祥投资的背后竟然是快鹿集团,没错,就是因兑付危机而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快鹿。

 


千万不要觉得母公司的危机不关上市公司的事,快鹿集团在后面的股权战争里的戏份之重,妥妥的主角。


二、股东争壳,无人关心上市公司利益


然而,狗血剧情出现了。2016年6月14日,神开股份公告收到三份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借款协议》和《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

 

《股权转让协议》的主要内容是:

 

2016年6月8日 ,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将其持有的神开股份5,460.00万股股份转让给宁波惠佳,占神开股份总股本的15.004%。也就是说顾正等人委托表决权的那部分股票现在转让给了宁波惠佳。

 

《借款协议》的主要内容是:

 

业祥投资向宁波惠佳借款1亿元,期限为6个月。并且自借款之日起至双方协商一致解除或终止之日止,业祥投资不可撤销得将其所持有的神开股份13.074%的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全部委托给宁波惠佳。

 

《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的主要内容自然是顾正等人撤销将15.004%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业祥投资。 


按照签订的协议来看,宁波惠佳即将一家独大。


然而,业祥投资并不认可撤销委托权事项,并发函称“鉴于宁波惠佳已明确表态,双方与宁波惠佳之间的《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相应地该份《协议书》已无存在基础。”

 

然而,宁波惠佳却称从未以任何方式表示前述《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


哇靠,到底谁撒了谎?

 

股权之争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但为何业祥投资签订了协议却又不承认呢?因为业祥投资被代表了。

 

从业祥投资6月21日向法院提起诉讼的事由中可以看出擅自以业祥投资的名义与各方签订协议的是案外人徐琪(快鹿集团前总裁),业祥投资认为该《股份转让协议》未经原告股东会决议通过,且该《股份转让协议》的签署严重损害了业祥股东方及相关第三方的权益,请求法院判定《股份转让协议》无效。

 

这件事的结局是业祥投资撤诉,而宁波惠佳在12月份也与顾正等人终止交易,弃购股份。

 

和宁波惠佳的这一出算是结束了,但围绕神开股份的股权争夺的故事从未停歇。


根据《上市公司收购办法》第74条,快鹿集团不能在2016年10月14日以前转让神开股份的股权,但深陷兑付危机的快鹿集团已经顾不上这些规定了。

 

2016年7月24日,快鹿集团将业祥投资100%的股权转让给了君隆资产,7月26日已完成工商变更。

 

接下来的事情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

 

按照相关协议,快鹿集团应当在10月14日前帮助君隆资产拿到神开股份的控制权,但是快鹿集团没做到。

 

9月29日,业祥投资持有的神开股份的股权和君隆资产持有的业祥投资的股权因快鹿集团的问题被冻结了。

 

因为上述两点原因,君隆资产不再继续支付应支付的股权转让价款,于是快鹿集团就提起仲裁了,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就这样双方又开撕了。

 

此时的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是业祥投资,持股13.07%,公司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三、撕X升级,股东背后的股东内讧


仲裁还没结果,然而幺蛾子又开始乱飞了。

 

2017年8月9日,神开股份发了一则公告,内容是业祥投资此前委派至神开股份任职董事的方晓耀和黄家骝目前因故无法联系。没错,说人家失联了。

 

多一句嘴,可能是风云(ID:mvlegend)少见多怪,风云君只见过失联的实控人董事长,一般的董事联系不上也是奇事一桩啊。

 

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事,缺一个就得补一个。业祥投资称将另行委派邵建平和吴颖出任神开股份董事,替换前述两位“失联”的董事。

 

失联的两位董事方晓耀和黄家骝的任期是从2015年开始的,当时业祥投资属于快鹿集团,任期到2016年11月结束,但由于股权争议还未结束,于是神开股份延期董事会换届选举,此二位仍是在职状态。

 

君隆资产以方晓耀和黄家骝的“失联”为契机换上自己人,一切也就说得通了,但是蹊跷的是,8月15日,业祥投资又称暂时停止委派新董事之事。

 

虽然还未委派新的董事,但接下来股东大会已经通过了《关于免去方晓耀先生和黄家骝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


业祥投资的出尔反尔或许和上市公司8月15日收到的另一封函件有关。

 

这一封函件的内容是但海波和沈哲决定自即日起解除与王阿炳的一致行动人关系,此三人是君隆资产的股东,三人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0%、30%和40%,在君隆资产收购业祥投资时,三人曾有一致行动协议。

 

或许正是因为君隆资产内部的分歧才导致向董事会委派新董事产生了异议。

 

至此,两年间,神开股份已经为吃瓜群众奉献了一出又一出股权争斗的大戏,或扑朔迷离,或出人意料,都只能更新到这儿了,无法剧透。与此相呼应的是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上半年,神开股份都在亏损(2015年虽然归母净利润为正,但扣非已亏损九千多万)。

 

各方为了一己私利,争来争去,一个壳在各方股东手中倒来倒去,谁又去关心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邮箱:mvlegend@163.com / 微信:yangfeng562933 

市值风云APP在默默等你

带你领略从未见过的A股世界!

苹果和安卓用户均可长按二维码下载:

有料、有趣、有深度!


首页 - 市值风云 的更多文章: